常常在武俠片看到中毒後千里迢迢找解藥,只要一息尚存,解藥送到口就得以去毒,為了救一個人可以殺死十個人,只因為中毒者是重要的人,我們經常在電影中接受這種邏輯,通常劇情都交待「亡羊可以補牢」,而且毒藥一定有解藥。以化學的基本理論來分析,只要化學鍵打破,化解毒害可以成立;以生理的基本理論來分析,只要細胞不被侵犯,受體不被佔據,避開毒害有所依據。就怕找不到解藥,或者解藥到位之前,已經嗚呼哀哉,或者還有一種狀況,有些解藥只解前不解後,預防有方,善後就無能為力了。


毒有很多種,化學毒、重金屬毒、細菌毒、氣體毒、藥毒、酒精毒等,端視我們如何定義「毒」字,毒害通常給人迅雷不及掩耳的印象,事實上如果擴大「毒」的用法,化學、藥和酒精等慢性毒害的可怕肯定不亞於我們印象中的「中毒」。可是最令我們畏懼的就是來自於眼鏡蛇、毒蜘蛛、毒蟾蜍、響尾蛇等的毒害,不全然是「神經毒(Neurotoxin)」,卻在民間以訛傳訛之後,和「河豚毒(Tetrodotoxin)」、貝毒等典型神經毒一併歸類。

 

「河豚毒」進入身體之後快速佔據細胞受體,和細胞徹底結合,干預細胞正常代謝、礦物質營養傳輸、神經傳導物質和荷爾蒙的指令,基本生命現象不復存在的結果,人體隨即死亡。河豚肉是佳餚,不少老饕視為絕頂美食,廚房處置不當而造成的中毒案例頻繁,死亡率也頗高,如果來不及急救,旁人通常兩手一攤,束手無策。

 

海尼克博士(Ralph M. Heinicke,Ph.D.)研究賽洛寧(Xeronine)過程中的巧思總是令我回味無窮,只是對河豚毒化學結構的掌握,賽洛寧預防河豚中毒的事實早在博士的預料之中,所有實驗及實務證據都確認諾麗果汁就是防堵河豚毒毒害的「解毒劑」。道理就在賽洛寧直接佔據河豚毒侵襲細胞的受體,而且緊密的保護細胞,只要平時以諾麗果汁保健養生的人就不可能中河豚毒,可是「防河豚毒」不是諾麗保健的主要訴求,而是其附加價值之一。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目前並沒有證據證明中毒之後,諾麗果汁是最好的「解藥」,所有論述都建立在預防保健的基礎上,這和我一貫的理念十分契合。我並非強調非諾麗果汁不足以強身,也沒有預言少了賽洛寧,中河豚毒的預後一定不佳,可是這是值得參考的資訊,也在選擇營養保健食品時多一些依據。

 

在疾病成因錯綜複雜的當前環境,體內免疫-內分泌-神經三大系統交互影響的疾病面向太多,壓力、飲食、環境毒素等因素紛紛介入健康的干擾面,從包括酵素、抗體、荷爾蒙、神經傳導等功能性蛋白質的調節面,諾麗果汁有其無可取代的價值。河豚從來不是我的考量因素,只是我認識諾麗果汁的一小區塊,它重不重要,或許見仁見智,倒是建議老饕在大快朵頤之前,先以諾麗保身,河豚毒不入侵,這是一定的。

<註>本篇文章轉貼自{維言爽聽-陳立維的渴望智庫 } 希望藉由陳醫師的文章讓大家多了解大溪地諾麗果汁的益處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oni520 的頭像
noni520

諾麗樂活人生-全方位風險規劃&富足退休規劃

noni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